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茂名旅游网 首页 旅游攻略 查看内容

鹅凰嶂——身未动,心早远

2013-11-8 00: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6| 评论: 0|原作者: 老虫(广东)|来自: 蚂蜂窝

摘要: 值得一看

鹅凰嶂最高海拔1377米,是阳江第一高峰,位于阳西阳春电白交界处,山脉延绵数十公里,它杜鹃红山茶、猪血木等数十种珍稀濒危植物渐为世人所熟知,是广东省级自然保护区。


 


登顶鹅凰嶂一直都是我所期待的事,因为回来的人都说值得一去,更值得反复的去,故心仪已久。多年来,爬山无数,包括属于鹅凰嶂山脉的大小山包,但登顶却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无法成行。今次幸得登山户外群里又一次组织,方偿一愿,亲睹鹅凰嶂众山缠拥、鹤立鸡群之姿,天海茫茫之势,确不虚行。
 
2013年11月2日这天我们选择的驴行路线是从阳西塘口桐油上山,是较阳西水里坪、电白沙朗等处上山更具挑战性的路线。该线路途甚远,草荒路窄,林密树高,玩穿越的朋友可尝试下走走,但一定要找有心得的识途老驴带路,否则山路若隐若现,很容易迷失方向。

 
身未动,心早远。食物准备充足,在山上肉和水很重。

 
07时的广场还很慵懒,拖着昨夜喧哗过后的尾巴,地上一片狼藉。晨曦打在墙上,很耀眼。我们的队伍也正在拖拖拉拉的到来,有不少人是第一次谋面。
 

 
秋天是个好季节。当沿路的秋色摇摇摆摆的向我走来时,我发觉自己对季节的变化无动于衷已好多年。村落、草垛、瓜豆、劳作的农民、叫卖的小商贩……其实风景一直都在路上。
 
人,才是最好的风景。
 

 
水稻是很质朴的植物,它默默的站在我们的周围,跟空气和水一样重要。秋日的阳光打在金黄的水稻上,水稻更加金黄。我们总是喜欢心怀激越的跑到千里之外看油菜花,发出艳世的欢呼与尖叫,但对水稻的存在却熟视无睹。
 

鹅凰嶂

 
09时左右,群摩在停塘口桐油第三级电站管理房边,开始徒步上山。
 

 
山溪之水清澈通透,纯净到看不到水。
 

 
我们放开喉咙大喊一声,大山惊醒。大山惊醒,山花烂漫,竹子青青
 

 
你好,空芒草!想起我二十岁那年为赋新词强说愁写的一篇《空芒草》。海大秋天的后山遍岭皆是空芒草,苍白纷曳。我晚饭后常登临,感极怅然。
 
空 芒 草
 
凝立,是一道鳞伤的风景吗?荒芜的山岗,只有满身老苔残躯的卧石和瑟索的草。风从矮树寥疏的枝头,颤粟而过。
 
我始终不知何苦要如此怅然如此失落的凝立无语。
 
只为一个风幻般的影么?她的踪迹?在这荒岭,屈指已算不清我等候了多少个日夜。没有人迹可寻,荒岭没有路;候鸟啼泣空中,我没有归去之念。时间催长了我胡子,秋风漂白了我的头发;那一天我悄然倒下。
 
“时间的流水将一切冲淡,一切都将死亡,直到最后毫无痕迹。世间的事情大抵如此,大抵如此……”屈指算不清我已等待多久,我无言于终化作一抹浮云远逝的身影,无言于数不清的日夜。
 
那一天,我倒下——饥饿的群鸦失望于我空荡的躯壳!
 
荒岭。一丘隆起的焦脊之土,突兀在浅谷之颠,有一丛空芒草。油滑缀紫的白絮,轻拂在林间轮回的寒风中。已是深冬,千卉万草凋零,秃秃睡枝,赤条于风中寂寂,如同喧哗过后,木然已死的花期。虫鸣,蝉唱,蝶飞,所有的纷繁眷意都消匿了;偶有南飞候鸟惨淡的嘶鸣,流散空中,如碎针刺刺。心中,是怎样的一种悸动?空芒草的丝絮让风诱脱,一丝丝,一丝丝的飘落在裸土上,秃枝中,败叶残絮间,道不尽涨涨落落、欢呢饮泣的情致,悲悲喜喜,喜喜悲悲。是灵秀了山还是荒芜了山?风瑟瑟而过。
 
我曾也困惑于空芒草为何如此的长着,在无众目睽羡之墟:饮浓霜汲稀露,叶萎为衣,根败作肥;没有雷号,雨泪,虹伴。只有凄风唢呐,迷尘哀咽——草,孤零而死。
 
“许多想法,都是无法逾越心灵的深刻的,只有表层的轮廓才有可能让时间之水磨钝。我苦苦的守候与追寻,唯一的祈祷就是为了唯一的你,唯一的你……”。
 
我忽然想起我所有的系念,是心的灵润不死。
 

 
草荒路窄,人没丛林深处。每遇一山涧,凉风拂面。我总是贪婪的不动气色的深呼吸,深呼吸……难得一路呼吸点无毒无杂质的空气,很好。
 

 
中途休息。我们打开自带的食物。人在山上,包子吃得再多还是会觉得肚子空空。爬山时最好带几块肉,这是多年来爬山的经验。
 

 
美女驴模。很年轻,却是群中的资深老驴,少壮派,从事过婚纱走台工作。她很配合也很专业的消耗着我们半傻瓜相机的电和内存卡容量。但我只能望美女叹息,恨自己有艺术的冲动却缺乏技术的细胞。
 

 
电白驴友在深山留下的路线标记。
 

 
14时15分,历时五个小时,终于抵达环山公路,看到了鹅凰嶂的鳞片。不少驴友都强忍小腿抽搐的痛,长长舒出一口大气。但回头望望来时的重重大山,还需要翻山越岭的沿路返回,真可谓是路漫漫……
 

 
 “一览众山小”?图中有一个是我拍的原装正版。
 
鹅凰嶂如果有点名人的石刻,会增多点文化的气息。但有不少地方都用红油漆刷上了“南无阿弥陀佛”、“佛”等字,不管是私人或官方,这个看来还得需要有关部门管一管,讨论讨论开发的可行性方向再行事。
 
环山公路不少地方都是破石而上的,如果搞旅游开发,利用环山公路山边做些故事浮雕,搞个文化长廊什么的,会很好。 
 

 
在鹅凰嶂,一山一石一树一人皆是景!
 

 
午后的阳光大片大片的打在我们的身上。天很高,很蓝,人很远。
 

 
秋天是个宜适登山的季节,但不适宜远眺。秋天的天空是灰濛濛的,人爽但视野受到限制。如果七、八月份登临,目极四方,将星罗棋布的村落、磅礴壮观的南海尽揽入怀,一定很痛快!
 

 
鹅凰嶂顶周围环境比想像的好,现成的可遮风挡雨的旧军营、防空洞,硬底化路面、大平台。骑在石上的那个不知来自何方的朋友兴奋得像个忘形的疯子,看到我们在老远的地方举起相机,他便冲着我们的镜头不断的敬礼,敬礼,乐不思归。石大人小,此镜头是我拉近焦距拍的。
 


  
杂草丛生的石阶。忘了数数有多少级。每一级石阶都显光滑可亲,仿若在缩短山与人的高度,拉近自然与人的距离。
 

 
来人比想像的多,男女老少,一拨拨的来,一拨拨的走,粤西各市县区的户外爱好者。专业的,不专业的,目测人数不下200人。登顶的都是一片欢呼。大家都很友好,互相避让着拍相,摆出种种动作。有求必应(主要是水)。
 
在鹅凰嶂,人与人的距离变得很短。
 

 
下山了。16时,在半山公路与同来的驴友们说再见。驴友们又没入树丛中。我决定沿环山公路从电白方向下山,走一走,探一探,了解一下没走过的路线,以备下次重来。
 

 
掉队的父女。已是傍晚17时多,这个父亲还神定气闲,不急不慢的在半山公路走着,找不到从东水里坪下山的路。小女孩体力透支,走走停停,摇摇晃晃。从半山公路下到东水里坪至少得穿越2-3个小时的山路,在这个18时20分便开始夜色沉沉的深冬,真教我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为他父女揪心。
 
山上无信号,电话无法通。后来还有几个神情慌张的男女走上来,他们和那对父女一样,都是来自市人们医院那个庞大部队的(据说超十台小车过来),是医院里的人或家属朋友,他们都掉队了,找不到下山的路。
 
真是一班狗日的组织者!
 

 
一群来自佛山某户外的驴友,他们情绪高涨,正朝嶂顶前进,露营。他们很友好的叫我和我的朋友重返嶂顶,不要回去。天下群驴一家亲,真想跟他们在鹅凰嶂顶混帐一夜!呵呵。
 

 
在崎岖的山路上走着,却老是心猿臆马,异想天开的能与一株绝代风华的野生杜鹃红山茶来场轰轰烈烈的邂逅,直到下山,我所期待的那株杜鹃红山茶还是没有来。
 
山上的山茶花很多,可惜开的都是白花。物以稀为贵。顺便把自家阳台豢养的那两盆山寨版(嫁接)的杜鹃红山茶搬上来,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环山公路脚下的古姓大姐和丈夫,据说是电白林业站的。他们守在上山公路口,大门上锁,进山车辆要收费。客人可预约煲鸡粥,每只鸡(包粥包煮)150元。夜幕已来临,来接我们的车找不到进来路,我们边等车边天南地北的瞎聊。天色渐黑,刚好有三个本地后生开着辆的士头出沙朗,夫妇俩叫我和我的朋友上了他们的车。已是夜晚,路途弯多,一个小时才能出到沙朗。很感谢这对热心的夫妇,也感谢那三个大男人,否则那晚我们不知要折腾多久才能出到了山。
 
在山脚和出沙朗过程中,我和我的朋友心情都很不好,一来是牵挂着那班原路返回的驴友,路太远了,有的脚还抽着筋,天黑前肯定赶不回摩托车停方处,在山上,多个人多个胆,觉得我们真不该离队!二来更牵挂的是那几个丢队迷路的在市人们医院工作的老乡,他们都不是专业驴,无电筒无衣物,更重要是的电话无信号,大山莽莽,风冷夜黑,如何下得了山!我最终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在市人们医院工作的多年未联系的同学,20时多,同学告诉我,那几个人找到大部队了。
 
回来后一直都觉得自己那晚遇贵人了,贵人就是这对夫妇,还有那三个看不清样子的不知姓名的男同胞!
 

 
最后露把脸,慰劳下自己,在宾馆准备冲个冻水凉睡觉,其他的慢慢再补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山脊线】粤西千米山:鹅凰嶂-大轿顶-三官顶-穿越

【山脊线】粤西千米山:鹅凰嶂-大轿顶-三官

2017-09-16 452 次 0 次

鹅凰嶂的路,也是沿自画轨跡上顶,先参考山友及光远的攻略,然后在Google Earth上规划一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